中州抗战纪念馆筹建始末
发表时间:

20126月,市委调我到市政协任副秘书长,源汇区干河陈村党委书记、开源集团董事长林东风同志和我联系,欲邀请我到开源集团帮助工作,主要就开源社区的文化建设做一些筹划。当时正赶上市委组织部、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选派机关干部开展帮扶企业活动,我便受组织委派到开源集团。按照当时政协领导的指示,我并不脱离政协机关的工作,81日我到开源集团报到兼任了副总经理。

开源集团是依托干河陈村集体经济发展走不的股份制企业。为了壮大第三产业,建设了河上街景区,以仿古建筑群吸引发展旅游业,以漯河本土的文化为核心竞争力。我曾邀请漯河本土的几位文化及民俗专家到开源集团召开过一个座谈会,对漯河文化进行研讨和梳理,对适应于旅游景区表现的文化元素进行筛选推荐,后来基本都在景区开发建设中有所体现。座谈中,大家都认为抗战胜利后,日军在漯河投降是漯河发展史上一个大事件,应该作为重点进行发掘和利用,既是可资利用的旅游资源,又有很大的现实教育意义。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恰逢当时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出现了曲折复杂的形势,漯河各界重建受降亭的呼声很高。开源集团决策层遂决定,把抗战受降文化纳入河上街景区开发建设的重要内容。因为我的经历和角色,这个任务自然落到了我身上。

最初,对抗战受降文化的开发利用仅仅是想复建受降亭。缘于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国战区划分了十五个受降区,16个受降点,其中漯河是第五战区的受降点。刘峙率第五战区长官部进驻漯河,于920日接受了日军第12军区司令官鹰森孝代表31560名官兵的投降。受降仪式后,为纪念这一民族雪耻盛事,当时在漯河镇的郾城商会倡导社会各界商议并捐款集资在漯河火车站花园修建了一座受降亭,亭内立有戴季陶、于右任、居正、刘峙分别题写碑文的四块碑刻,分别是“受降亭”碑、“抗战祝胜词”碑、“刘司令长官郾城受降记”碑和“建亭记”碑。但该亭遂毁于1947年战火,在以后的漯河车站扩建时,遗迹荡尽。1986年,漯河区划升格后,社会各界一直要求复建受降亭,所以,复建受降亭成为当时的首要计划。但是我感到,要让后人牢记中华民族抗战的历史仅复建受降亭是不够的,应该以这个事件为背景,把抗战的起因、历程,特别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全民族抗战所做出的巨大牺牲,抗日战争中凝结的团结一致、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讲述给后人。我和东风同志交换意见,可谓不谋而合,于是在复建受降亭的基础上,我的工作重点转向了抗战纪念馆的筹划。

按工作步骤,首先要确定纪念主题和馆名,在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时出现三种倾向:一是泛义的抗战纪念,就是把抗战历程中重要事件、人物筛选出来,用图文加实物形式做展览;二是建漯河抗战纪念馆,以漯河及周边地区的抗战活动为主线,组织布展;三是建抗战受降纪念馆,专题纪念受降活动。我走访了一些专家学者,参阅了主要抗战专题文献,认识到由于政治的、历史的原因,建馆主题及馆名的确定必须十分慎重,有所遵循,既要把这场决定中华民族命运的民族反抗斗争全面反映出来,凸显它的艰苦卓绝,还要把抗战中形成了空前的民族团结,浴血奋战、誓死保卫家园的英勇精神表现出来,否则就失去了价值和意义。或失于单薄,或失于偏颇,甚至会犯政治性错误。

解决这个问题,主要从研究文献和史料入手。我和筹建团队(主要是开源集团企划部的徐晓伟、钮丽霞等)收集阅读了大量的书籍。第一个层面是“中共党史”和“毛泽东选集”中关于抗战阶段的记述和论述;第二个层面是全面抗战历程的书籍,以《中国抗战画史》《中国抗日战争全书》为主;第三个层面是反映以河南为中心的中原地区抗战活动的书籍,包括《中原抗战》《河南抗日战争纪事》等。同时,与漯河地方文史尤其是熟悉党史的曹代颖、马恒祥、刘西淼等同志进行了多次沟通和交流,也和文化、旅游等部门的同志进行了研讨。在此基础上,逐步梳理线索,提出了建馆初步方案。

建馆初步方案定位于中原抗战。这在2014719日召开的抗战纪念馆布展论证会上曾引起了争议。论证会参加人员有马恒祥(原漯河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史志档案局局长)、刘西淼(原市史志档案局副局长、市委党校副校长)、刘向阳(时任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胡联北(时任市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晁伟(市旅游局局长)、王凤娟(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陈北强(市史志档案局副局长)、齐新卷(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副调研员)、杨新红(市史志档案局党史科科长)等各方面的专家和代表。在讨论中又提出了馆名的三种意见,即:受降亭纪念馆、漯河抗战受降纪念馆、抗战纪念馆。对中原抗战纪念馆多数同志从布展内容上讲是支持的,却又担心作为一家民办的纪念馆,专业力量不足,资料收集和布展难度较大,同时按照有关政策,“中原抗战纪念馆不可能批准”。后来的布展筹备仍选定以中原抗战为主题,主要是基于两点考虑。一是“中原抗战”带有局部的系统性。河南人民出版社19956月曾出版由中共河南省委党史办主编的《河南抗日战争纪事》一书,较为详尽地记录了河南及周边地域抗日战争重大事件和活动。中国文史出版社曾两次出版国民党将领的抗战回忆录专集,共分10个专题,《中原抗战》是其中之一。这些资料支撑了中原抗战可以作为全民族抗战的一个局部进行系统地讲述。我们也曾试图以受降为主题,在收集整理史料时却发现,抗战胜利后,受降过程短暂而仓促,史料留存有限。我们收集到的仅有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7月出版的《中国战区受降纪实》和芷江县有关部门编写的一本未正式出版的芷江受降资料汇编,其中《中国战区受降纪实》是由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编写的,关于受降的内容记述也比较简略,不够详实,难以支撑一个完整的主题。如果以漯河抗战为主题,内容就更加单薄。因为日军进攻中原核心地区(特别是以平汉线为轴的水西地区)是19445月的河南战役中,漯河主要抗战活动是发生在19445月到19459月间。这个时间段与8年的全民族抗战和14年的全国抗战历史来对照,显然不足以反映抗战的全过程。而且,也有专家指出,以漯河抗战或以受降亭命名纪念馆,“布展内容取材受限,名称民间色彩、地方色彩浓郁,不符合‘抗战’主题的严肃性。”二是在筹划过程中恰逢省文物局和省档案局的有关领导和专家先后来漯,都到河上街来考察过受降亭的复建工作,我趁机汇报了筹建中原抗战纪念馆的构想,他们都表示积极赞同和大力支持。其中2014年秋,省文物局原局长陈爱兰同志带队来漯听取汇报后,当即表示要给予支持,并指示要抓紧完善《布展大纲》向省文物局报批,争取在2015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前完成布展并开馆,以填补河南抗战纪念场馆的空白。其后,省档案局的张建波、蔺清芳两位处长和专家也来漯听取了中原抗战纪念馆的筹建情况,他们也表示全力支持,特别是明确表态,省档案馆尚存有抗战期间中原局与中央的部分译电稿和反映河南人民抗战活动的报纸和图片,如果需要,可以提供复制用于布展。这两次领导来漯的指导也给了我们信心。2014年下半年到20154月,我和相关人员先后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山西武乡的八路军太行抗战纪念馆、山东荷泽的冀鲁豫革命根据地纪念馆、江苏盐城的新四军重建纪念馆,山东台儿庄战役纪念馆、湖北大悟的新四军五师纪念馆参观学习,其间也几乎跑遍了省内的主要抗战纪念地和战场遗址,搜集图文资料,为布展做准备。

201412月我主持的《中原抗战纪念馆布展大纲》完成修订,再次送发漯河的有关党史专家和博物馆(纪念馆)主管部门的专业人士审查,马恒祥、刘西淼、齐新卷等先后提出意见,我们又作了补充,修订了最终文本。

《中原抗战纪念馆布局大纲》的编制遵循了四项原则:一、尊重历史,反映全貌。布展所选的所有素材、事件的叙述及图片,坚持真实性为标准。不虚构、不假借、不强加任何评判性观点。 二、立足中原,辐射全程。以中原抗战活动为主线,同时对日本大陆政策的历史进行了透视,以期观众了解中日战争的由来;又对全国抗战历程中的重要事件进行了必要交待,以使参观者了解中原抗战在全国抗战中的地位;也对世界反法西斯阵线的形成过程作了简略回顾,以便观众了解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国际环境。 三、突出重点,详近略远。针对地方性纪念馆受众的区域性规律,《大纲》选材以周边地区为中心,附近发生的事件力求详细一些,以便启发共鸣,外围的事件相对简略一些。域内的事件选材份量偏重一些,域外或国际事件相对轻一些。 四、兼顾背景,侧重受降。兼顾到漯河受降和受降亭这个建馆背景,《大纲》对受降这一过程进行了尽可能多的选材。但由于受降活动史料有限,仍难以满足布展要求。

最终文本由七个部分内容构成。一、蓄谋已久的大地政策;二、全面抗战爆发和中原救亡运动;三、日寇向中原的疯狂进攻;四、中原儿女的奋力抗争;五、日本法西斯的全面失败;六、中原抗战英烈录。

在筹划布展大纲的同时,以晁伟同志为主,也在全力以赴开展抗战有关的文物征集工作,面向社会各界征集与中原抗战有关的实物和图片,共征集抗战遗物350件,主要是日军遗留的武器装备徽章画册等,也有少量中国军队和地方武装使用过的兵器。源汇区委、区政府为了支持纪念馆的建设,也指示有关部门将源汇区文化馆馆藏的“受降亭碑”和“令长官郾城受降”残碑在纪念馆陈列展出。2015年春夏之交,我和李海霞、徐晓伟二位同志专程到河南省档案局(馆)对馆藏的抗战期间译电稿、图片、报纸、文稿等进行拍照,同时向省档案馆捐赠了“受降亭”碑和“令长官郾城受降”残碑拓片一套。回来后依照藏品照片进行了复(仿)制,成为纪念馆珍贵的陈列品,弥补了藏品集征中中国军民使用过的实物不足的缺憾。

201411月,第十四届全国村长论坛要在干河陈村召开。为了迎接和配合这个全国性活动,101日前我们进行了临时布展,来自全国的1000多名参会代表和部分市民参观了试展览,普遍反映良好。其后,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时,遇到了筹建之初曾经担心的问题,按照省里有关政策,以“中原”二字冠名的各种组织机构必需经严格的审查程序,但此时离预定的开馆时间已迫在眉睫,经市委有关部门协调,民政部门同意以“中州抗战纪念馆”注册登记。这也算是一个权宜之策,但从建馆初衷和布展内容考量,实在有些牵强。20155月,省文物局批复同意了漯河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关于筹建中州抗战纪念馆的请示,纪念馆布展工作正式启动。经过三个月紧张有序的工作,如期在2015815日前完成了布展工作。

201592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前夕,中州抗战纪念馆举行了隆重的开馆仪式,漯河市四大班子主要领导和军分区主要首长出席了开馆仪式,市直和源汇区机关等500余人参加仪式。中州抗战纪念馆建成开馆恰逢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至103日据不完全统计,到纪念馆参观的机关干部、中小学生和市民群众就超过了2万人。之后,以中州抗战纪念馆和复建了受降亭为主体的抗战纪念广场成为开源河上街景区的主要参观浏览景点。

 

【作者简介】鲁锁印,1965年生于原籍郾城县。现任漯河市政协学习文史委主任,曾任漯河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局长,市政协副秘书长。

来源:

20126月,市委调我到市政协任副秘书长,源汇区干河陈村党委书记、开源集团董事长林东风同志和我联系,欲邀请我到开源集团帮助工作,主要就开源社区的文化建设做一些筹划。当时正赶上市委组织部、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选派机关干部开展帮扶企业活动,我便受组织委派到开源集团。按照当时政协领导的指示,我并不脱离政协机关的工作,81日我到开源集团报到兼任了副总经理。

开源集团是依托干河陈村集体经济发展走不的股份制企业。为了壮大第三产业,建设了河上街景区,以仿古建筑群吸引发展旅游业,以漯河本土的文化为核心竞争力。我曾邀请漯河本土的几位文化及民俗专家到开源集团召开过一个座谈会,对漯河文化进行研讨和梳理,对适应于旅游景区表现的文化元素进行筛选推荐,后来基本都在景区开发建设中有所体现。座谈中,大家都认为抗战胜利后,日军在漯河投降是漯河发展史上一个大事件,应该作为重点进行发掘和利用,既是可资利用的旅游资源,又有很大的现实教育意义。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恰逢当时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出现了曲折复杂的形势,漯河各界重建受降亭的呼声很高。开源集团决策层遂决定,把抗战受降文化纳入河上街景区开发建设的重要内容。因为我的经历和角色,这个任务自然落到了我身上。

最初,对抗战受降文化的开发利用仅仅是想复建受降亭。缘于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国战区划分了十五个受降区,16个受降点,其中漯河是第五战区的受降点。刘峙率第五战区长官部进驻漯河,于920日接受了日军第12军区司令官鹰森孝代表31560名官兵的投降。受降仪式后,为纪念这一民族雪耻盛事,当时在漯河镇的郾城商会倡导社会各界商议并捐款集资在漯河火车站花园修建了一座受降亭,亭内立有戴季陶、于右任、居正、刘峙分别题写碑文的四块碑刻,分别是“受降亭”碑、“抗战祝胜词”碑、“刘司令长官郾城受降记”碑和“建亭记”碑。但该亭遂毁于1947年战火,在以后的漯河车站扩建时,遗迹荡尽。1986年,漯河区划升格后,社会各界一直要求复建受降亭,所以,复建受降亭成为当时的首要计划。但是我感到,要让后人牢记中华民族抗战的历史仅复建受降亭是不够的,应该以这个事件为背景,把抗战的起因、历程,特别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全民族抗战所做出的巨大牺牲,抗日战争中凝结的团结一致、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讲述给后人。我和东风同志交换意见,可谓不谋而合,于是在复建受降亭的基础上,我的工作重点转向了抗战纪念馆的筹划。

按工作步骤,首先要确定纪念主题和馆名,在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时出现三种倾向:一是泛义的抗战纪念,就是把抗战历程中重要事件、人物筛选出来,用图文加实物形式做展览;二是建漯河抗战纪念馆,以漯河及周边地区的抗战活动为主线,组织布展;三是建抗战受降纪念馆,专题纪念受降活动。我走访了一些专家学者,参阅了主要抗战专题文献,认识到由于政治的、历史的原因,建馆主题及馆名的确定必须十分慎重,有所遵循,既要把这场决定中华民族命运的民族反抗斗争全面反映出来,凸显它的艰苦卓绝,还要把抗战中形成了空前的民族团结,浴血奋战、誓死保卫家园的英勇精神表现出来,否则就失去了价值和意义。或失于单薄,或失于偏颇,甚至会犯政治性错误。

解决这个问题,主要从研究文献和史料入手。我和筹建团队(主要是开源集团企划部的徐晓伟、钮丽霞等)收集阅读了大量的书籍。第一个层面是“中共党史”和“毛泽东选集”中关于抗战阶段的记述和论述;第二个层面是全面抗战历程的书籍,以《中国抗战画史》《中国抗日战争全书》为主;第三个层面是反映以河南为中心的中原地区抗战活动的书籍,包括《中原抗战》《河南抗日战争纪事》等。同时,与漯河地方文史尤其是熟悉党史的曹代颖、马恒祥、刘西淼等同志进行了多次沟通和交流,也和文化、旅游等部门的同志进行了研讨。在此基础上,逐步梳理线索,提出了建馆初步方案。

建馆初步方案定位于中原抗战。这在2014719日召开的抗战纪念馆布展论证会上曾引起了争议。论证会参加人员有马恒祥(原漯河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史志档案局局长)、刘西淼(原市史志档案局副局长、市委党校副校长)、刘向阳(时任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胡联北(时任市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晁伟(市旅游局局长)、王凤娟(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陈北强(市史志档案局副局长)、齐新卷(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副调研员)、杨新红(市史志档案局党史科科长)等各方面的专家和代表。在讨论中又提出了馆名的三种意见,即:受降亭纪念馆、漯河抗战受降纪念馆、抗战纪念馆。对中原抗战纪念馆多数同志从布展内容上讲是支持的,却又担心作为一家民办的纪念馆,专业力量不足,资料收集和布展难度较大,同时按照有关政策,“中原抗战纪念馆不可能批准”。后来的布展筹备仍选定以中原抗战为主题,主要是基于两点考虑。一是“中原抗战”带有局部的系统性。河南人民出版社19956月曾出版由中共河南省委党史办主编的《河南抗日战争纪事》一书,较为详尽地记录了河南及周边地域抗日战争重大事件和活动。中国文史出版社曾两次出版国民党将领的抗战回忆录专集,共分10个专题,《中原抗战》是其中之一。这些资料支撑了中原抗战可以作为全民族抗战的一个局部进行系统地讲述。我们也曾试图以受降为主题,在收集整理史料时却发现,抗战胜利后,受降过程短暂而仓促,史料留存有限。我们收集到的仅有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7月出版的《中国战区受降纪实》和芷江县有关部门编写的一本未正式出版的芷江受降资料汇编,其中《中国战区受降纪实》是由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编写的,关于受降的内容记述也比较简略,不够详实,难以支撑一个完整的主题。如果以漯河抗战为主题,内容就更加单薄。因为日军进攻中原核心地区(特别是以平汉线为轴的水西地区)是19445月的河南战役中,漯河主要抗战活动是发生在19445月到19459月间。这个时间段与8年的全民族抗战和14年的全国抗战历史来对照,显然不足以反映抗战的全过程。而且,也有专家指出,以漯河抗战或以受降亭命名纪念馆,“布展内容取材受限,名称民间色彩、地方色彩浓郁,不符合‘抗战’主题的严肃性。”二是在筹划过程中恰逢省文物局和省档案局的有关领导和专家先后来漯,都到河上街来考察过受降亭的复建工作,我趁机汇报了筹建中原抗战纪念馆的构想,他们都表示积极赞同和大力支持。其中2014年秋,省文物局原局长陈爱兰同志带队来漯听取汇报后,当即表示要给予支持,并指示要抓紧完善《布展大纲》向省文物局报批,争取在2015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前完成布展并开馆,以填补河南抗战纪念场馆的空白。其后,省档案局的张建波、蔺清芳两位处长和专家也来漯听取了中原抗战纪念馆的筹建情况,他们也表示全力支持,特别是明确表态,省档案馆尚存有抗战期间中原局与中央的部分译电稿和反映河南人民抗战活动的报纸和图片,如果需要,可以提供复制用于布展。这两次领导来漯的指导也给了我们信心。2014年下半年到20154月,我和相关人员先后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山西武乡的八路军太行抗战纪念馆、山东荷泽的冀鲁豫革命根据地纪念馆、江苏盐城的新四军重建纪念馆,山东台儿庄战役纪念馆、湖北大悟的新四军五师纪念馆参观学习,其间也几乎跑遍了省内的主要抗战纪念地和战场遗址,搜集图文资料,为布展做准备。

201412月我主持的《中原抗战纪念馆布展大纲》完成修订,再次送发漯河的有关党史专家和博物馆(纪念馆)主管部门的专业人士审查,马恒祥、刘西淼、齐新卷等先后提出意见,我们又作了补充,修订了最终文本。

《中原抗战纪念馆布局大纲》的编制遵循了四项原则:一、尊重历史,反映全貌。布展所选的所有素材、事件的叙述及图片,坚持真实性为标准。不虚构、不假借、不强加任何评判性观点。 二、立足中原,辐射全程。以中原抗战活动为主线,同时对日本大陆政策的历史进行了透视,以期观众了解中日战争的由来;又对全国抗战历程中的重要事件进行了必要交待,以使参观者了解中原抗战在全国抗战中的地位;也对世界反法西斯阵线的形成过程作了简略回顾,以便观众了解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国际环境。 三、突出重点,详近略远。针对地方性纪念馆受众的区域性规律,《大纲》选材以周边地区为中心,附近发生的事件力求详细一些,以便启发共鸣,外围的事件相对简略一些。域内的事件选材份量偏重一些,域外或国际事件相对轻一些。 四、兼顾背景,侧重受降。兼顾到漯河受降和受降亭这个建馆背景,《大纲》对受降这一过程进行了尽可能多的选材。但由于受降活动史料有限,仍难以满足布展要求。

最终文本由七个部分内容构成。一、蓄谋已久的大地政策;二、全面抗战爆发和中原救亡运动;三、日寇向中原的疯狂进攻;四、中原儿女的奋力抗争;五、日本法西斯的全面失败;六、中原抗战英烈录。

在筹划布展大纲的同时,以晁伟同志为主,也在全力以赴开展抗战有关的文物征集工作,面向社会各界征集与中原抗战有关的实物和图片,共征集抗战遗物350件,主要是日军遗留的武器装备徽章画册等,也有少量中国军队和地方武装使用过的兵器。源汇区委、区政府为了支持纪念馆的建设,也指示有关部门将源汇区文化馆馆藏的“受降亭碑”和“令长官郾城受降”残碑在纪念馆陈列展出。2015年春夏之交,我和李海霞、徐晓伟二位同志专程到河南省档案局(馆)对馆藏的抗战期间译电稿、图片、报纸、文稿等进行拍照,同时向省档案馆捐赠了“受降亭”碑和“令长官郾城受降”残碑拓片一套。回来后依照藏品照片进行了复(仿)制,成为纪念馆珍贵的陈列品,弥补了藏品集征中中国军民使用过的实物不足的缺憾。

201411月,第十四届全国村长论坛要在干河陈村召开。为了迎接和配合这个全国性活动,101日前我们进行了临时布展,来自全国的1000多名参会代表和部分市民参观了试展览,普遍反映良好。其后,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时,遇到了筹建之初曾经担心的问题,按照省里有关政策,以“中原”二字冠名的各种组织机构必需经严格的审查程序,但此时离预定的开馆时间已迫在眉睫,经市委有关部门协调,民政部门同意以“中州抗战纪念馆”注册登记。这也算是一个权宜之策,但从建馆初衷和布展内容考量,实在有些牵强。20155月,省文物局批复同意了漯河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关于筹建中州抗战纪念馆的请示,纪念馆布展工作正式启动。经过三个月紧张有序的工作,如期在2015815日前完成了布展工作。

201592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前夕,中州抗战纪念馆举行了隆重的开馆仪式,漯河市四大班子主要领导和军分区主要首长出席了开馆仪式,市直和源汇区机关等500余人参加仪式。中州抗战纪念馆建成开馆恰逢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至103日据不完全统计,到纪念馆参观的机关干部、中小学生和市民群众就超过了2万人。之后,以中州抗战纪念馆和复建了受降亭为主体的抗战纪念广场成为开源河上街景区的主要参观浏览景点。

 

【作者简介】鲁锁印,1965年生于原籍郾城县。现任漯河市政协学习文史委主任,曾任漯河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局长,市政协副秘书长。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报道

工作动态

公告通知

资料

漯河市精神文明委员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