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机关事务管理局我的春节征文——《儿时的年味儿》
发表时间:

儿时的年味儿 

漯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  叶春生 

忙了一年了,盼望已久的狗年春节终于来了。腊月二十九晚上,我和爱人匆匆赶到西华老家,村里甚是热闹。晚上,陪着父母包饺子,陪着孩子放烟花,陪着家人看电视,让我再次体会到了春节的味道。夜深了,爆竹声已逐渐散去。我不由想起了儿时的春节。 

那时候的农村家里都很穷,平时肉制品、奶制品都很少吃。甚至看着谁吃口北京方便面,都感觉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穿个衣服只要能不带补丁,感觉都可有面儿。所以,过年成了我们儿时吃好吃的、添新衣服的最佳时间。每每到了腊月,就开始掐着指头,算着还有几天才能过年。 

盼望着,盼望着,腊月二十三来了。晚上放了鞭炮,吃着母亲炕的锅盔(又名锅魁、干馍),喝着肉菜汤,感觉特别美。这时候老人们都会在灶王像的桌案前摆上各种糖果、清水、料豆等祭灶,送灶王爷上天,给玉皇大帝说这里的好事儿,多降吉祥和平安。 

过了小年,又流传着这样的过年习俗——“二十七,赶大集;二十八,贴花花;二十九,贴门口”。到了大年三十,基本万事俱备,就到了除夕夜了。 

除夕夜里,一家人围着桌子吃着饺子,看着电视,就盼望着父母给压岁钱了。取了压岁钱,穿着新衣服,正要考虑压岁钱放哪个兜里安全的时候。突然,外面的锣鼓声传来了。于是,我就飞奔而去,合着小伙伴一起,在拥挤的人群里挤来挤去,跟着锣鼓的节拍蹦跳起来。 

来源:

儿时的年味儿 

漯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  叶春生 

忙了一年了,盼望已久的狗年春节终于来了。腊月二十九晚上,我和爱人匆匆赶到西华老家,村里甚是热闹。晚上,陪着父母包饺子,陪着孩子放烟花,陪着家人看电视,让我再次体会到了春节的味道。夜深了,爆竹声已逐渐散去。我不由想起了儿时的春节。 

那时候的农村家里都很穷,平时肉制品、奶制品都很少吃。甚至看着谁吃口北京方便面,都感觉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穿个衣服只要能不带补丁,感觉都可有面儿。所以,过年成了我们儿时吃好吃的、添新衣服的最佳时间。每每到了腊月,就开始掐着指头,算着还有几天才能过年。 

盼望着,盼望着,腊月二十三来了。晚上放了鞭炮,吃着母亲炕的锅盔(又名锅魁、干馍),喝着肉菜汤,感觉特别美。这时候老人们都会在灶王像的桌案前摆上各种糖果、清水、料豆等祭灶,送灶王爷上天,给玉皇大帝说这里的好事儿,多降吉祥和平安。 

过了小年,又流传着这样的过年习俗——“二十七,赶大集;二十八,贴花花;二十九,贴门口”。到了大年三十,基本万事俱备,就到了除夕夜了。 

除夕夜里,一家人围着桌子吃着饺子,看着电视,就盼望着父母给压岁钱了。取了压岁钱,穿着新衣服,正要考虑压岁钱放哪个兜里安全的时候。突然,外面的锣鼓声传来了。于是,我就飞奔而去,合着小伙伴一起,在拥挤的人群里挤来挤去,跟着锣鼓的节拍蹦跳起来。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报道

工作动态

公告通知

资料

漯河市精神文明委员会办公室